诡秘竟在我身边 第十七章 老鼠

小说:诡秘竟在我身边 作者:银铅芯 更新时间:2021-03-16 16:23: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阁下得明白,能够对诡怪起效的药剂,其所需的材料,实验器材绝不会普通,既然你找我进行私下调查,那就说明这份药剂的来历以及用途都不正当,制作这种药剂的人,为了躲避官方住的追查,对自己的藏身之地会有极高的要求。”

  “不会被人打扰,有充足资金和条件能够制造出这类药剂的实验室,药剂又用这种木盒盛装,在我看来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个地方。”

  竖起食指,迪蒙对自己的答案胸有成竹。

  “制作美梦剂的地方?”

  汉诺德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没错,你要找的人,很有可能在黑金帮的地下加工厂里头,他一边为这个帮派制毒,一边借助他们的器材和资金进行着自己的研究!”

  抬手打了个响指,迪蒙挑着眉说道。

  “黑金帮......”

  重复了一遍这个帮派的名字,汉诺德意外发现前身居然也听说过这个旧城区势力最大的帮派。

  这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

  瞥了眼迪蒙,汉诺德得承认这家伙的水平着实不一般。

  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对方仅看上几眼推断出重要的线索。

  即便这里头更多的是因为双方信息的不对称,从未接触过这些东西的汉诺德根本不可能将一个木匣同帮派势力的制毒工厂联系起来。

  这让汉诺德一时间有些庆幸自己决定将线索告知迪蒙的决定,只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勉力绷着,摆出出一副冷漠的模样。

  问题仍没有解决。

  一个大型帮派势力的制毒工厂,想也知道绝对戒备森严,汉诺德的能力兴许可以试着闯一闯,问题在于若是不知道里边的门道,就算真闯进去了,关键人物怕也早就从其他地方溜走......

  不对。

  关键不在这。

  他这个有特殊能力的人都进不去,博格特自然也不可能进去!

  从博格特的那一身装扮来看,他对外的身份显然也是保密的,那名药剂师同样不可能将自己的藏身之所泄露出去。

  这就意味着他们交易的地点很可能还是在拍卖行......

  如此一来,汉诺德的目标便很明确了。

  博格特已死。

  想要弄清楚怪籽的情况,只能寄希望于找到那名药剂师!

  博格特隐藏了自己的现实身份,再加上康森夫人的处理,他的死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引起任何关注。

  基于这个前提,汉诺德认为周末在地上黑市内的假面聚会应当会照常举办。

  眼下确认了交易地点以及目标,汉诺德接下去要做的无非是等待。

  当然。

  等待不意味着无所事事。

  在离开前,汉诺德同迪蒙做了约定,明天早上再碰面。

  虽然他仍没有打算让后者参与自己的行动,但这并不妨碍第二次的咨询,毕竟面具上的花纹究竟是什么意思到现在还没有结论。

  等回到旅馆,本身已经失去睡眠能力的汉诺德也没打算继续坐在沙发上发呆,而是取出了之前一直被闲置的密码盒。

  地下室内的发现再加上拍卖场守卫给出的提示,汉诺德意识到这件物品极有可能就是上周末的1号拍品。

  那件半成品诡器。

  汉诺德并未在前身的记忆中搜寻到关于这种东西的任何信息。

  然而博格特为此时不惜穿着聚会时的服装进入拍卖会,又在事后截杀拍卖者这种行为本身就代表了它的价值。

  这种密码盒要是没密码,想要试出来显然困难的很,所以汉诺德直接拿着它找上了旧城区的一家锻造作坊,暴力拆解!

  事实证明拍卖会根本就不可能在排出物品的同时提供一个坚固无比的密码盒,只用了几分钟,徐玖就拿到了其中的东西。

  再次回到旅馆时,窗外的路灯都已经熄灭。

  汉诺德坐在床边的书桌前,为了不引起注意,他关掉了房间内的吊灯,只打开书桌边的小型壁灯。

  灯光只能笼罩桌面周边的一小块区域,房间内的其他地方都沉浸在朦胧的黑暗之中。

  之前在锻造工坊内,为了不暴露其中的物品,汉诺德只让他们切了个缺口,等回到旅馆,他才让影灵将这个缺口掰开。

  这里边存放的是一枚通体呈灰白色的邪异戒指。

  其戒面上是一颗小拇指顶节大小的骷髅头,饶是对这方面并没什么了解的汉诺德都能感觉到戒指的雕琢工艺极为精巧。

  不论是深凹的眼眶还是下方阖闭的嘴巴,还是颧骨,下颚的收尾,都堪称浑然天成。

  “诡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借着煤气灯投射出的光芒,汉诺德摆弄着戒指,低声自语道。

  或许就是一件能卖不少钱的骨雕艺术品?

  不对。

  哪有艺术品会冠上半成品诡器这种称谓的......早知道当时就该问清楚点。

  吱~吱吱~

  耳畔忽然响起一阵老鼠的悉索叫声,正有些懊恼的汉诺德转身看向墙角,下意识的蹙紧眉头。

  之前入住的时候前台还说这边的房间是店内最好的。

  现在看来单是这卫生就不过关,居然让老鼠安了窝,这个时间点让旅馆内的侍者过来抓老鼠显然是扯淡,更别提手里这东西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

  汉诺德也只能寄希望于这烦人的老鼠出来逛一圈后赶紧消停下去。

  “嘶~”

  指腹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汉诺德低呼一声,下意识的松手,骨戒当即坠落在桌面。

  垂眼看向自己的右手拇指,上边有了一抹血渍,而骨戒表面同样也沾染了一些。

  怎么会伤到?

  汉诺德抿过伤口,又拿来桌角的布巾去擦戒面上沾染的血,可这手刚伸过去,却又渐渐开始疑惑刚才扎到自己的刺在哪儿。

  这枚骨戒他才摸过,表面根本没有锋锐的地方。

  视线陡然一凝。

  只见他自己原本在戒面上的血渍竟是逐渐渗入了骨戒上的苍白骷髅。

  还没等汉诺德反应过来,眼前猛地一阵恍惚,这骷髅戒面此刻的形状竟成了倒三角,与其说是人的颅骨,更像是老鼠......

  老鼠?

  汉诺德猛地起身,身后座椅在地板上磨蹭出嘎吱声响。

  转身去看那声音传来的墙角。

  空无一物。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