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竟在我身边 第十二章 自我测试

小说:诡秘竟在我身边 作者:银铅芯 更新时间:2021-03-14 18:27: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说的应该是诡怪的眼睛,这是正常现象,这类怪物的身体部位在脱离本体后经常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异化......你那位朋友要是有意出售那颗珠子,可以随时联系我。”

  柯克侦探在得知怪物已经被解决后颇为失望的斜靠在一旁的墙上,等汉诺德提及暗红色珠子,眼里又忽地多了几分期待的光芒。

  “当然,回去之后我会跟他沟通的。”

  随口应了句,将桌上的东西逐一收回自己的背包,汉诺德准备结束这一次的谈话。

  倒不是说汉诺德脑海中的困惑已经全部理清。

  事实正相反,汉诺德其实很想弄清楚地下室那只狗的突变是如何出现的。

  它是否是因为出现了突变才导致颅内出现了那截肉条?

  其他真正的诡怪体内有没有可能存在能真正让自己食用的替代品?

  诸如此类的问题无时无刻不再消耗的汉诺德精神,要真是别人的事儿,他现在肯定带着这位侦探去看看地下室的尸体。

  偏偏这牵涉到了他最大的秘密,真要是现在提出来,万一柯克侦探要求前去查看情况,到时只会让局面难以收场。

  更何况随着咨询的进行,汉诺德越发觉得眼前这位柯克侦探对这方面的信息尤为上心。

  相较于自己提及的那些线索,柯克侦探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在那些神秘的事物上。

  他究竟是个私家侦探还是个怪物调查者?

  这个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念头让汉诺德一时间有些警惕。

  咨询点到即止,就算有更多想问的,也得先把自己当下最要紧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再说。

  这是汉诺德最终做出的决定。

  柯克侦探做为被咨询者也没有强留,眼下餐馆内的客人逐渐增多,再聊刚才的那些话题无疑也有些不合时宜,只是拿着他那本绘有面具图案的笔记起身同汉诺德握手道别。

  离开餐馆的汉诺德径直返回了旅馆,他没有再去博格特家中,因为在进行夜间的行动前,他还要做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了解自己的能力!

  地上黑市这种地方,听名字也知道鱼龙混杂,而汉诺德可不是去观光的,一旦正式展开调查,他几乎可以预见冲突的爆发。

  比起到时候手忙脚乱,在这之前做些准备无疑极为重要。

  ......

  时间来到傍晚。

  汉诺德站在窗前,看着街道对面客人盈满的餐馆,搭在窗台上的手掌蓦然收紧,抿了抿嘴,最后还是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边挪开,回到桌上摊开的笔记。

  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那便是对影灵还有自身情况的测试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

  尽管依靠针剂压制住了那股令人疯狂的饥饿感,但他的身体仍不可避免的变得越发虚弱。

  偏偏他的精神依旧相当亢奋,以致于能够轻松察觉到身体各处传来的饥饿警告。

  这种身体与精神之间的矛盾对立让汉诺德的意志无时无刻不在遭受着煎熬,

  所幸之前的测试还算有所收获:

  首先,影灵的活动范围存在局限性。

  汉诺德在测试中发现影灵的活动范围大约在以他为中心,半径为五米的范围内,一旦离开这个范围,影灵就会崩溃,而在这段有效距离内,不管是他的口头指令还是意念指令,都会被有效的执行,并不存在信号减弱的说法。

  其次,影灵的战斗力并非恒定!

  具体的规律应该是自然光越亮,影灵的能力越弱,哪怕是今天这种阴天,影灵同样会受到影响,这也就是说这个能力在晴天的户外几乎是无法使用的。

  与之相对的,一旦入夜,影灵的能力将会得到强化,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将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而且并不受灯光的影响。

  最后,影灵的可成长性。

  在测试的前中期,汉诺德因为接连发现影灵的种种缺陷而颇为失望,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隐约意识到影灵的能力并非只有挥舞着拳头上去揍人。

  只是受限于某种桎梏而难以发挥。

  等将影灵的情况大概摸清楚后,汉诺德也对自己的身体做出了测试。

  暂时除了变态的恢复能力以及精神状态的异常以外,并未发现别的什么特殊能力。

  同样的,汉诺德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应该能做到更多,可惜以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发挥出来。

  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将汉诺德从思考中拉回现实,合上笔记,开口问道,

  “谁?”

  “先生,今日份的晚间报纸,我给您送来了。”

  旅馆的服务生,昨晚汉诺德给了他两枚银元并委托他收集报纸,拿了一大笔钱的他对此似乎非常上心。

  想想也是,毕竟两枚银元近乎于他一个月的薪酬。

  正打算出门前往地上黑市的汉诺德穿上外套,开门接过报纸,道了声谢后便准备先将这些报纸放回房间,等回来之后再看。

  然而当他的目光扫过最上边那份报纸版面上的照片,倏然蹙紧了眉头,喊住正要转身离去的侍者,抬手指向报纸照片正中央的那人,沉声问道,

  “这个人,你认得吗?”

  “当然,詹森·柯克,旧城区有名的侦探,听说最近与旧城区的警方合作破获了一起大案子,您.....客人?”

  话才说一半,侍者猛然发现对面的青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时间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冒犯到对方,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你走吧。”

  汉诺德半眯着双眼,舒了口气,先让侍者离开,转手将因为手指用劲而发皱的报纸扔进自己的房间,任由它们泼散在地面,强压下脑海中的沸腾情绪,离开旅馆。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