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竟在我身边 第三章 另有企图

小说:诡秘竟在我身边 作者:银铅芯 更新时间:2021-03-14 18:27: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汉诺德如果没记错,莎莉娜·康森虽然是在旧城区的剧场里任职,但她的住宅却是在新城区。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找上门?

  短暂的迟疑后,汉诺德右手搭在腰间藏刀的位置,快步走向房门。

  他本就是要去找对方的,现在人家主动上门,他没理由逃避。

  自身的特殊情况也容不得他逃避!

  深呼吸,汉诺德调整着姿势,康森夫人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他这个落魄的剧作家门口,绝对不可能是正常的拜访,显然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企图。

  汉诺德能够感觉到这具身体的运动能力实在堪忧,因此他必须确保自己能够抢先出手,至少可以抢占先机。

  然而汉诺德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这边刚把门打开,一具香气缭绕的丰腴身躯便迎面扑来,将他彻底笼罩进去,餐刀刚抽到一半便被打断。

  “等等!康森夫人,你先等等!”

  推开环抱着自己的妇人,汉诺德后退两步,抬手抹去嘴唇上的口红。

  他不是没想过眼前这个女人是来袭击他的,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这种袭击方式!

  “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汉诺德,我不想伤害你,只是我实在担心你,这大半个月,你还没懂我的心意吗?”

  一身华贵裙装的莎莉娜深情的看着身前满脸惊诧的青年,还以为是自己过于热情吓到了对方,可现在却也顾不得那么多,她实在等不下去了,

  “只要你点头,明天你就可以成为剧场常驻的剧作家之一!”

  这一番话,让刚才险些拔出刀来的汉诺德当即愣在了原地。

  “你给我介绍本不该轮到我的工作,找我聊家庭境况,原来是为了......”

  做为男人,汉诺德实在说不出那两个字。

  前身显然是个在情感方面极为迟钝的家伙,在他的记忆中只是将康森夫人当成是雇主,可眼前这位明显已经沉浸在某种欲望中的妇人想要的显然不是他的才华。

  这算不算另一种程度上的别有企图?

  意识到这一点的汉诺德此时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就康森夫人推开门后直接上手......上嘴的那番表现来看,她显然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情。

  可如果她不是问题所在,还有谁知道那一连串数字的含义,又为何要特地将这个信息留下,让自己将怀疑对象放到康森夫人身上?

  心念急转,汉诺德立时将口袋里的硬纸卡重新取出,将写有数字的那一面对着康森夫人,带有血渍的那面朝向自己,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截了当的开口询问道,

  “康森夫人,我没去找您是有原因的,傍晚的时候有人给了我这张硬纸卡,说要让我改动剧本,却又不说是谁的要求,我想这上边的数字应该是在暗示我和您之间的约定......这是您托人送来的?”

  “不,我今天一直在等着你来找我,怎么可能托人给你带消息。”

  莎莉娜想也不想的否认了汉诺德的推测,旋即又有些疑惑的伸手想要去拿后者手中的硬纸卡,口中接着说道,

  “这种卡片我记得是剧场里边制作邀请函时使用的,谁给你的?”

  “谁给我的不重要,知道购买剧本这件事的,除了你和我,还有谁?”

  “博格特,他是我的助理及护卫,我跟人谈公事时他总会在旁边,你应该见过他。”

  莎莉娜颇有些诧异的看向汉诺德,今天的他似乎跟以往印象中的那个害羞的青年不太一样。

  “博格特,博格特......”

  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汉诺德的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个身材魁梧,行走时的动作一板一眼,据说曾是退役军人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接着问道,

  “他在哪?”

  “这重要么,汉诺德,这样的夜晚,我们难道不应该谈论些更有趣的事情?”

  松开皮草围脖,康森夫人挺胸提臀,展示着自己的傲人身材,特地化了妆而越发娇艳的脸庞上挂起带有某种暗示的笑容。

  眼前这个男孩越来越对她的口味了,明明那张脸看上去像是个逆来顺受的孩子,现在倒是莫名坚毅,待会儿将他按在床上时说不定还有意外惊喜。

  说起来她还没有尝试过在这种破落的地方......

  “康森夫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联系博格特先生,我必须立刻见到他!”

  汉诺德再度强调道。

  “好吧,如你所愿,博格特就在楼下,事实上今晚就是他建议让我来这儿找你,说是能展示我对你的重视,为了不让他打扰到我们,我让他在车里等。”

  得到回答的汉诺德当即越过康森夫人走出房门,走廊里并没有灯光,全凭外边的路灯照明,而他则迅速找到了停在公寓门口的轿车。

  本该象征着车辆启动状态的车前灯暗着,驾驶位置上也像是没有人......

  就在这时,汉诺德只觉得后脑勺如同过电般的酸麻,旋即就像是有所感应般转身看向走廊的另一侧。

  在楼梯口的拐角处,汉诺德看到了能跟记忆中的印象对上号的身影。

  除了双腿暴露在路灯光的映照下,他身体的大部分都在阴影之中,只能勉强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即便如此,汉诺德仍旧感觉到了危机的临近。

  并非是个人的直觉,而是某种更为确切的,仿佛是在幽深丛林中被猛兽盯上的惶恐感!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怪籽在你身上的发育果然出了问题,原本你应该在两个小时前苏醒,半个小时用于发现并吃掉心脏,剩下的一个半小时找到里边的那位夫人,然后完成我给你的任务,做为我的仆从活下去。”

  博格特抬起右臂,紧绷的肌肉在并不算厚实的衣服下显出轮廓,拿出怀表看了眼上边的时间,

  “9时20分,太晚了。”

  “我家里的煤气,还有那扇窗户......”

  砰!

  枪声响起。

  汉诺德想要知道更多,可询问的话还未说完,胸口便骤然绽开一朵血花,身形猛地一颤,跪倒在地。

  博格特根本就没有跟汉诺德搭话的意思,右手尚且拿着怀表,左手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左轮手枪。

  “博格特,你......我什么都没看见。”

  枪声不出意外的引起了康森夫人的注意,等看到手持枪械的博格特,顿了顿,又撤回房间并关上房门。

  她是喜欢汉诺德·邓肯,却也没到能为之付出生命的地步,能在剧院内做到高层的她,自然清楚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从头到尾博格特都没有看康森夫人一眼,只是迈步上前,却又在汉诺德身前三米处倏然停步,将怀表放回口袋,垂眼看着身前跪倒在地的青年,沉声说道,

  “我开枪时刻意避开了心脏的位置,因此你哪怕只是普通人也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挣扎一段时间......如果你想以这种方式引我过去,只能说你的伪装技巧实在拙劣。”

  左手撑在走廊地板,汉诺德双腿猛蹬在走廊地板,不错,他刚才确实是在伪装,为的是让博格特靠近,至于拙劣的伪装,那是因为他要遮掩自己拔刀的动作!

  三米的距离,哪怕只是一个普通人,起身冲锋也是眨眼便至,汉诺德手握着餐刀刺向博格特。

  不用问了,眼前这家伙绝对是把他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的罪魁祸首!

  “觉悟不错,可惜,动作太慢了。”

  毫无疑问,接受过专业训练且参与过战场的博格特不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反应速度都要远超汉诺德。

  面对这种毫无章法的攻击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轻而易举的抓住汉诺德持刀的右手手腕,一提一扯便震掉餐刀,旋即竟是单手将汉诺德整个人拎起,视线投向后者的胸口处的伤口。

  本该有一处枪伤的皮肉此时看过去却只剩下一个边缘沾染血渍的肉痂。

  “身体分明已经成为诡怪,理智却尚在,怪籽的作用......说,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博格特眼中蓦然显出几分激动,左手松开汉诺德的手腕,转而卡住后者的脖颈,撞上一侧的墙壁,沉声逼问道。

  “我吃了......我......”

  汉诺德简单的扭动着身体,口中断续艰难的说道。

  “你吃了什么?”

  稍稍松开五指,博格特下意识的往前凑了些。

  喀拉!

  骨肉破裂声响起,博格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后仰,自己的右臂以扭曲的姿态歪折,断裂的伤口中喷溅出的血水喷溅在身前那青年的脸上。

  在两人中间,横亘着一条漆黑的手臂!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