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小说: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作者:道玄 更新时间:2020-08-01 12:1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些不切实际的流愈演愈烈。

  江折柳这几日不能看书,正好听阿楚在旁边夸大其词地讲故事,这些流都是他从人参娃娃那里听来的……这只小鹿似乎对修行并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对这些八卦新闻过耳不忘。

  江折柳一开始还听得进去,觉得好歹将就一下,直到他听到流的内容已经从“霸道魔尊”演变到“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之后,满脸茫然地想了半天,都没能跟身边的小魔王对上号。

  闻人夜相貌深邃俊美,是那种锋锐四溢、带着攻击性的长相。只不过魔族的人形都是演化伪装出来的,他的魔躯也许真的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也说不定。

  江折柳想到那天他头上未及收起的双角,深紫色的底色,上面全都是繁复鲜明的血色纹路,华丽与狰狞毫不冲突地融合在一起,有一种狂放而浪漫的美感。

  他低下头,喝了一口茶,思绪在阿楚的故事里偏移了几分……魔角,想摸。

  这些谣只不过是烈真和金玉杰想要以此为借口,占据道德高地,来对闻人夜口伐笔诛而已,他们未必有真的与魔界开战的胆量……江折柳分析过的,魔界一旦展开战力,就如同一架装满了火药的战车,会滚滚向前地碾碎所有阻碍。

  像他这样螳臂当车的愚昧之人,修真界没有第二个了。

  更何况烈真有青霖拉着,金玉杰还有他父亲管制。因此江折柳听这些流,也只是笑笑就过了,觉得小魔王风评被害,在外界的形象好像越来越奇怪。

  他喝完茶,手里的茶杯被阿楚换了出来,塞过来一盏散发着浓郁苦味的汤药,药汁还是温热的,往上泛泡泡。

  江折柳神色微僵,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

  闻人夜不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人哄得娇生惯养,居然会觉得连口糖糕都没有,不想喝药。

  江折柳没有说出来,而是低头慢慢地喝药,听到阿楚一边挂衣服,一边问道:“哥哥?你今天遇到了妖精吗?这衣服上怎么有别人的妖气?”

  妖的嗅觉都是很敏锐的。

  “是以前认识的锦鲤。”江折柳道,“就住在这个湖里。”

  阿楚在脑海中搜索了半天,也没从他看的那薄薄几页剧情中找到这么个人物。他坐到江折柳身边,看着他喝药,凑过去埋到他肩膀上闻了一下。

  清寒而不凛冽,极淡的凉意混杂着一丝草药的微苦。从经脉里漏出来的灵气又香又甜,直往人的脑门儿里钻。

  阿楚咽了咽口水,道:“都怪哥哥太好吸了,要不然也不会晒晒太阳就拈花惹草。”

  江折柳顿了一下,反问道:“……拈花惹草?”

  “对啊!”阿楚决定给他恶补一番知识,“哥哥难道看不出那个朱雀真君,还有那个、那个金灿灿的少阁主,都是喜欢哥哥吗?”

  江折柳沉吟了片刻,分出一道思绪来考虑这句话,慢慢地道:“……不太像。”

  阿楚低下身伏在他膝上,挨着他蹭了蹭,道:“他们一直想要找神仙哥哥,不就是因为图谋不轨么?”

  “那是我还有用处。”江折柳敲了敲他的额头,“等你长大就懂了,以后你就会明白如何分辨这些所谓的钟情,有几分是真心实意。”

  阿楚可是看过剧本的人,虽然他不确定自己穿得到底是不是这一版,但还是因为这话犹豫地思考了半晌,试探地问道:“那、那闻人尊主……”

  江折柳喝完了药,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再次带着他的软毯手炉和藤木躺椅,充满养老气息地出去晒太阳。

  水波粼粼,日光和煦。湖面上有飞掠而过的蜻蜓,点过水面是荡开一层细微的波纹。

  小鹿阿楚陪着他出来,故事讲到一半讲困了,趴在他膝盖上睡觉,鹿茸软软的,意外地好摸。

  江折柳的眼睛还没好,但他身体的确好了一些,他能感觉到近来这些日子的变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充满裂缝的花瓶,努力治疗就像是用尽全力在拼拼凑凑、修修补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存得住一点点水。

  他撑着下颔,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小鹿头上的鹿角,觉得这样也很好。

  过得静谧单调,有人陪伴不至于冷清,无人拜访不至于嘈杂,万事安逸,一切都如意。

  但生活一向不会让他一切都如意。

  大约在日暮之刻,丹心观上方的天际被一片火焰色泽染红,朱雀鸟的鸣声从云霄间响起,随后徐徐地降落至此地。

  烈真一身赤金衣袍,眼眸鲜红浓郁,一身烈烈烧灼之气。但他见到好友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身上的温度,落在他身边。

  朱雀真君无论到哪里,排场和架势都很大,实在很难让人继续睡着。

  昨日遇到阿鲤,今日便有妖族之主找上门来,其中含义不必思考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烈真没有说话,而是在他身边伫立了一会儿,才伸出手,轻轻地按住了他的手背。

  江折柳抽回手。

  过了片刻,他听到烈真低哑着声音问:“你的眼睛……是看不到了吗?”

  烈真一来,恐怕所有人都要知道他在这里了。江折柳懒得跟他说话,就直接没有回答。

  他这态度让旁边这只朱雀鸟有些焦躁,在他身边反复地走来走去。连带着看着那头鹿也不顺眼,心里说不出的烦闷,到最后,却还是耐着性子贴到他身边,低声道:“折柳,你在这里治病,我就放心了。那只魔有没有欺负你?我和青霖一定会……”

  他没说完这句话。

  因为江折柳抬起手,摸索着攥住了他的衣领,力道不重,但利落地将他扯到了面前。烈真被对方身上的寒意激得精神极度紧绷,面对着蒙眼体弱的好友,居然还觉得仍旧底气不足,连一丝抵抗的心都没有。

  “要我说几遍不需要。”江折柳的唇瓣很薄,没有什么血色,但是形状优美好看。“你从没有这么不听我的话。”

  烈真话语一噎,怔怔地看着他。

  他身上都是流光溢彩的颜色,耳后的朱雀羽簇微微颤抖,眼眸像是流淌的岩浆。而面前拽着他衣领的这个人却一身素白,发丝如霜,连呵气的余温都是冰冷的。

  烈真伸手撑在藤椅一侧,被这话问得脑海嗡然。他几次启唇,最后却只是低落地道:“你从没有……离我这么远。”

  两人的距离很近,谈不上离得远。但朱雀鸟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谊日渐疏远。

  江折柳松了手,拍了拍小鹿的肩膀,让阿楚进屋去。

  万里层云,一片丹霞。余晖落在烈真的身后,与他身上火红的华彩交相辉映。

  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烈真探出手,握住他的手指:“好友,我……袖手旁观,是我不对,我和青霖都没想到会把你伤成这样,如果我早知有今日,绝对不会让你去的。”

  他没想到偌大一个凌霄派都没有一个人帮他,更没想到祝无心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但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都想不到与江折柳当了一千年好友的两位妖族真君,竟然真的会袖手旁观。

  江折柳收了一下手,没能从他指间挣脱出来,道:“我说过了,我不怪你,既不怪罪,你也不必硬要我原谅。”

  “可你说的每一句,明明都在怪我。”

  江折柳无奈叹气,道:“你想得太多了。”

  他另一只手握住烈真的手腕,将手指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补充道:“我从没有这么觉得。我只是不喜欢你自作多情地胡思乱想,故作姿态地一往情深,更不喜欢你排除异己地为我好。烈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折柳语气淡漠如冰,却也锐利得让人心上发寒,刀刀见血。

  这只朱雀鸟心口发闷,蔓延出一丝疼痛来。他怔愣地看着他,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江折柳一直都没有变,他即便是这个样子,也能轻易地让人知难而退。

  但烈真不想后退了,他嗓子发哑,气息像是沸腾的滚水一样:“我知道……我不那么做了,我在丹心观守着你,折柳,我会比任何人对你都好,你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

  “给你机会……”江折柳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突然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烈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他在旁边走了几圈,焦躁和郁郁的气息几乎蔓延成实质,最后重新停在了江折柳面前,破罐子破摔似的:“闻人夜就把你照顾成了这个样子?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的眼睛明明还是好好的。他根本不配留在你身边,魔族向来荒蛮,你难道忘记了你身上有多少伤都是与魔族交手而留下的吗?”

  “等闻人夜玩腻了,或者伪装不下去,真的欺辱轻贱你……那时候就为时已晚了。折柳……”

  江折柳轻轻地咳了一声,淡漠道:“不劳费心。”

  烈真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他即便已经把对方一一点明,对方还是一时无法摆脱这种思维。

  小朱雀没办法信任闻人夜,就如同闻人夜也无法善意地对待他一样,两人天生气场不合,说出什么来都正常。

  烈真被这四个字堵得无话可说。他分明已在江折柳身旁,却觉得自己仍旧离他很远很远。

  “……我之后又去了终南山。”一阵静默后,烈真道,“我没找到你,我以为闻人夜把你带去魔界了。”

  魔界那种贫瘠野蛮之处,根本不能让他的好友前往,甚至连一点都不能沾,烈真甚至觉得闻人夜留在他身边,都是一种玷污。

  “我本来想把你带回来。”这位朱雀真君慢慢地叙述道,“本来想,就算是跟魔界开战,也要让闻人夜把你送回来……那种地方不适合你。”

  这种一厢情愿的决定,江折柳见得太多了。

  “既然你在这里养伤……我就放心了。”烈真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又看了看他,半晌后又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做这些事情。”手机端sm..

  江折柳叹了口气,道;“至少大魔头强取豪夺的故事,还算可以听一听。”

  湖水被微风吹起褶皱,拨乱了他肩头的白发。

  江折柳伸手拢了一下发尾,没有等来对方的回应,而是被突然抓住了手腕。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个墨色的镯子,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篆文和魔纹。烈真一眼便看到上面的魔纹,思绪猛地发紧,以为是什么禁锢类或者控制类的魔器,怕这是闻人夜做的什么阴谋手脚,忍不住想要仔细看看。

  “你别……”

  江折柳也反应过来了,心头一跳,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就感觉到烈真的手指摸上了镯子。

  完了,没救了。

  下一瞬,墨镯上的魔纹骤然亮起,各类篆文依次两次,一道磅礴无比的魔气带着锋锐之气猛地冲荡出去,直接向烈真撞了过去。

  烈真被这股魔气撞得刹那间后退十几步,脊背间猛地展开一对赤红鲜亮的朱雀羽翼,盘卷到身前挡住冲过来的剧烈魔气,妖力和魔气的僵持之间,四周草木疯狂地摇动,湖面剧烈颤抖翻滚,竟有一种飞沙走石之感。

  短暂的僵持之后,强烈得带着杀意的魔气猛地炸裂开,四周草木尽皆倒伏,烈真被冲击力撞进了湖水里。

  江折柳看不到,只能听着声音,最后不出所料的听到了落水声。

  水花四溅,弄湿了他的衣角。江折柳擦了擦溅到手背上的湖水,感觉有什么乱七八糟地东西扑腾扑腾地上了岸。

  他试探地伸出脚尖触碰了一下,滑溜溜的,满地都是鱼。

  ……这?

  炸鱼……?

  烈真比闻人夜差一个大境界,但他是天生的朱雀神兽,受伤应当也不会太严重。

  江折柳坐在藤椅上,一地都是扑腾的各类各样的鱼。他安详平静地捧着手炉,没听到水里有什么动静,而是听到了身后的推门声。

  一个小鹿脑袋探了出来,然后上面是黑发蛇瞳的常乾的小脑袋瓜,再上面慢吞吞地蹭出来两个小道童好奇的眼神,目光一个比一个亮,充满了探究。

  余烬年似乎不在,四个小孩子冲着一地鱼眨眼,四双亮晶晶的大眼珠子对着江折柳的背影,然后又互相看了一眼,互相推搡了一下,才由常乾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那个……哥哥?刚刚是什么声音啊,你是想吃鱼了么,今晚让坤童给你做鱼好不好?”

  这两个人参娃娃的名字取的非常随意,女孩子叫坤童,男孩子叫乾童。

  江折柳这时候连站起来搬着心爱的小椅子回房间都不能,他也怕自己这个暂时的睁眼瞎踩到了滑溜溜的鱼鳞,要是再摔到就得不偿失了,只能叹了口气,道:“不……我觉得我最近都不会想吃鱼了。”

  话音刚落,湖面上就冒出来烈真的身影,他一头红发水淋淋地贴在脊背上,衣服全湿了,水珠顺着下颔往湖里滴落。

  他背后一对朱雀羽翼也熄了火,像一只落汤鸡似的,因胸口的淤伤往外咳了一口血。

  正在此刻,原本正常无比的残霞晚照骤然变化,整个天空的云层密集地盘旋转动,化为一片乌黑,云层之间漏出雷霆和电光的碰撞之声,整个天际的被雷光照亮,一半是眩目的惨白,另一半则是沉浓的漆黑。

  江折柳听到隐隐的闷雷响起。

  他虽然看不见,但已经预料到是发生了什么,墨镯被激发的后果,就是闻人夜也会被一同惊动。

  ……这下真的没救了。,,网址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