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作者:道玄 更新时间:2020-08-01 12:1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终南山。

  终南山的风雪太冷,厚雪覆盖在墓碑上,再被寒风忽地吹走,向四周漫无目的地散开。

  雪花扑乱了他身上的那件青色道服。

  祝无心停留在灵冢之前。

  他再次来到这里,满腔都是刚刚才想通的万千心绪,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才能让师兄原谅他,在想他自己做错了的事情,想求江折柳回来看看他,师兄从来没有抛下过他……这些隐蔽而不自知的爱慕潜滋暗长,在阴郁的角落生根发芽,狠狠地扎根进他的血液里。

  让他的亏欠与占有欲一同蓬勃蔓延。

  他不相信师兄会抛弃他。

  但当祝无心来到这里时,却只看到了空空荡荡的小楼和竹苑,人去楼空,只剩下药炉里已经冷却了的残渣,还散发着苦涩的气息。

  他在那座小楼里待了很久,坐在上次来时江折柳躺过的藤椅对面。上面光滑如初,连一点残余的痕迹都没有。

  祝无心觉得自己胸腔中涌起一股难的酸涩。

  他对这种感觉很陌生,甚至还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他忍不住觉得自己要失去他了……就像对方修补界膜的那一日——

  江折柳青丝成雪,伸出衣袖的那只手苍白纤细,脆弱得像是一触即碎,在对方轻轻拂开他的手的时候,他就隐约涌起了这种令人惶恐的感觉……他怕师兄不要他了。

  祝无心茫然地移开视线,拨弄了一下药炉里的碎渣,不知道他那时候……怎么就会为了一个掌门之位,让师兄变成这个样子。

  江折柳原来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第一次清晰地正视这个事实,从松木小楼间出来之后,就停在了父亲的灵冢之前。

  风雪太盛,大雪遮盖墓碑上的字迹。祝无心伸出手,将厚重的雪拂开,清理了一遍。

  石碑上字是江折柳亲手刻的,每一个字都很沉,就像是要刻进他自己的骨血里一样。祝无心如今正视,才察觉到师兄隐而不露的意思……他把父亲的临终嘱托当成了遗愿,而自己,是这份遗愿的一部分。

  祝无心清理掉飞雪,跪在了灵冢面前,俯下身磕了个头。

  “父亲。”

  他的父亲为维系凌霄派发展,而殚精竭虑几百年。是一个温文忠厚、得到世人称赞的君子。

  他还记得父亲领师兄回来时的场景,江折柳从小就长得好看,但是话少孤僻,又勤奋努力,看起来特立独行,总是被那些心怀嫉妒的同门欺负讽刺,只不过师兄一贯不搭理这些事,祝无心几乎没从他的嘴里听到过一句回话。

  但他那时很讨厌那些人,他想要保护师兄,他到处跟人争辩,跟那些比他大的孩子打架,也曾经在夜里悄悄地跑到师兄的房间里安慰他,给他讲故事,说自己一定会对他好的,就算所有人都不喜欢他,无心也一直喜欢师兄……

  后来……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飞雪融化在他的面颊上,是冰冷的。

  祝无心抬起手擦拭了一下,见到石碑前纸钱灰烬间,似乎有一些写满字迹的碎片。

  他认出这是江折柳的字迹,伸手翻动了一下,发现是烧掉的信。

  ……是师兄有话跟父亲说吗?

  祝无心将周围的雪推开,发现一块圆润的石头下压着几张未烧完的、写满字迹的信纸。

  天寒地冻,但他触摸这些信纸时,觉得指尖几乎是滚烫的。

  “弟子久负重托,未将无心教导成人,即身心俱败,废不当用……惟愿孤身辞世,长埋于冰雪之下,净体涤魂,终年安睡……”

  “我无牵挂之事,千年一生,回首恍若昨日。只是与无心岁长情疏,日日渐离,为弟子心中一憾。原来年少之交,也易受世俗之论的影响,行至陌路……”

  信纸字迹清晰,看起来写得很慢。

  祝无心看得也很慢。他分明是寒暑不侵的道体,此刻也竟然觉得浑身发冷。

  他忽然想起这一切是怎么变化的了。

  父亲辞世后的每一个日夜,他都在师兄的庇护之下长大,他的所有成就都失去了姓名,别人的眼中只有江折柳一个人。他听到了太多太多对师兄的赞美的钦佩……

  他自卑于此,也恼恨于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望着师兄的背影,不再是想着保护他,而是觉得……

  祝无心低下头,喉结滚动了一下,单手捏着信纸,攥出细细的褶皱,指骨绷得发白。

  信纸的簌簌声混杂在落雪声中。

  一开始的内容是与祝文渊的交谈,越到后面,就越像是江折柳的遗嘱,每一个字都带着如释重负的叹息感。

  “弟子昨夜梦中,见到了儿时的我与无心。他夜半跑来安慰我,要给我擦眼泪……可是弟子这么多年,始终无泪可流。”

  “弟子残躯无用,常常夜半惊醒,阵阵咳血。独坐至天明时,发觉终南山的明月很美,从前竟没有专心地看过。”

  “昨日有流星……可惜没有记清是什么样的,冒失喝醉,教人惭愧……可叹以往没有这样的机会,竟然觉得一醉方休也好。”

  纸张被捏得一片褶皱,祝无心手中的汗润透字迹。

  他将这几张未烧尽的信纸重新展开,再叠好,珍而重之地放进衣襟里,贴着心口的地方。

  祝无心抬手抹了一下脸颊,想笑一下,可是笑不出来,他觉得自己要哭了,可是在触摸到的时候,发觉连眼泪都是冷的。

  只是不知道,是他的眼泪本来就冷,还是被这里的风吹冷的。

  祝无心站起身,低声喃喃道:“……师兄……”

  是我错了,你别不要我。

  他想着这句话时,又记起江折柳离开时跟他说:“你不必送,你回去吧。”

  他让自己珍重,他把随身佩戴意义重大的凌霄剑交到了自己的手里,他余愿已了、无所牵挂,他让自己不必送……

  祝无心伫立在雪地之中,眼角发红,他抬手覆盖住眼睛,不想再哭了,过了半晌,才低低地吸了一口气。

  “……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

  丹心观。

  闻人夜是在夜半离开的,江折柳第二天醒来时两个时辰没听到他的声音,就已经发觉对方应该是回魔界了。

  他自然平静接受,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吃完药之后慢腾腾地挪了个躺椅出来,抱着手炉围着披风在外面晒太阳,像一只慵懒的猫。

  丹心观位于湖心,在房间外正可以看到一望无际、水平如镜的湖水。只不过他眼睛蒙着长绸,现下什么都看不见,连读书这么简单基础的乐趣都被剥夺了,真的只能睡觉吃药颐养天年了。

  余烬年晌午前来过一次,细细地给他解释了药膳用错一味的事情,不过那其中所用的药材都十分温和,并无虎狼之效。而暂时失明虽说是副作用,但其后似乎可以缓解看东西模糊不清这一点。

  江折柳善于接受现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

  他坐在椅子上晒太阳,手炉里的温度正适宜。这里跟终南山不同,到处都是暖洋洋的,总能让人昏昏欲睡。

  就在江折柳有些困的时候,感觉到一个冰凉凉的东西贴了过来,隔着衣袍蹭了蹭他的小腿。

  ……嗯?

  江折柳没有反应过来,又被这个冰凉凉的长条形物体蹭了一下,他沉吟片刻,道:“……常乾?”

  黑蛇得到了神仙哥哥的召唤,一下子精神了,绕着他的小腿爬上来,一直爬到了江折柳的手边。

  天灵体实在是太好吸了。连人参娃娃送药膳时,都经常忍不住扭捏而紧张地凑过来,满眼都是微妙的渴望。

  他明明病弱伤重,但却拥有最贴近自然、最生机勃勃的灵体体质。

  小蛇绕着江折柳的手,在手背上慢慢地磨蹭,细腻冰凉的鳞片在他的手背上滑过,然后又磨磨蹭蹭地往他手心里靠。

  江折柳伸手拢着黑色的小蛇,指腹在蛇腹间揉了几下,低声道:“怎么过来我这里?”

  常乾前几日都在厨房偷师,跟人参娃娃们打成一片,学了好多药膳的知识。

  常乾道:“好不容易小叔叔才走了,不然哪有这机会。”

  小黑蛇一边说,一边吐了吐信子,埋怨地道:“小叔叔的眼神太可怕了,他看着哥哥,就像看着……看着什么好吃的似的。每次我一靠近都会被魔气刺回来。”

  大概这就是魔魔相斥吧。江折柳沉思着想,他倒是听说过大魔之间一般都不是那么和谐的,魔族身上的气息本身就相互排斥,有时候甚至会因为争夺配偶而发生残酷的斗争。

  他们臣服于闻人夜,但不妨碍他们挑战闻人夜。每一任魔尊都是魔界最强的人,没有例外。

  常乾的尾巴冰凉凉的,此刻带着一丝撒娇地勾着他的手指,越缠越腻歪,埋在他怀里吸了一大口。

  江折柳身上溢散的灵气实在是太好闻了,对于半妖来说都充满了诱惑力,别提那些纯正的妖族了,也就是小鹿阿楚有自己的想法,才没有被蛊住。

  江折柳倒是不在意常乾在他怀里绕成个圈儿,以前他无恙的时候,也收留过很多小妖精,他们经常会想过来却又止步,畏惧于他的冰冷,却又向往他身上的气息,都没有这么放肆过。推荐阅读sm..s..

  日光渐暖,他看不见四周的湖景,只能感觉到淡淡的风吹过来,拂动垂落的发丝。

  四周安静得过分,他更加困了。

  就在江折柳快要睡着的时候,湖面上荡起了细微的波纹,水声逐渐地散荡而开,随着一个水花翻涌的声响,有什么东西忽地破水而出,趴在了岸边。

  江折柳又没能睡着,倒是他怀里的小蛇睡得那叫一个安稳。

  他感受到了一丝妖气。

  丹心观所在的湖中不应该有恶妖,否则余烬年也不会放心他出来。

  这妖气还有一丝熟悉。

  江折柳没有先开口,而是仔细地分辨了一下,随后就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带着纤弱的哭腔。

  “……仙、仙尊……”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原来你在这里……呜……”

  江折柳静默一刹,低问道:“阿鲤?”

  阿鲤是养在他居所鱼缸里的一只锦鲤,是一个三百岁才成形的女孩子,他记得对方尾巴红红的,看到自己的时候,脸也经常红红的。

  他那时嘱托无心,让无心把他们都送回该去的地方。没想到阿鲤回到的地方,是这片湖水。

  江折柳只说了这两个字,对面的女孩子的情绪一下子就崩掉了,她从水里上岸,浑身还是湿的,就猛地扑到了江折柳的怀里,一边哭一边道:“仙尊为什么要赶阿鲤走,就算仙尊没有修为,阿鲤也一直、一直陪着仙尊,阿鲤不会离开仙尊的……”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江折柳被她压到胸口,觉得有些闷,但还是没有说什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没有赶你走,不过你再压着我,很快就要把我送走了。”

  他这话轻轻的,但阿鲤还是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被挤成蛇饼的常乾也迷茫地睁开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锦鲤精看了看江折柳眼睛上的长绸,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又要哭了,忍了好久,才开口道:“仙尊,我好想你啊……祝少主跟我们说你受伤了,照顾不了我们了,可是阿鲤不用仙尊照顾,我可以照顾您的。”

  这群小妖精以前就叫祝无心少主,到现在也是一直叫他少主。在江折柳掌权期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祝无心就是继任者,只有他自己会猜疑嫉妒、胡思乱想。

  江折柳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到以前收留的小妖精,他想了一下,记起小魔王跟他约法三章时说得那些内容……那只魔好像说过不让他随便收留小妖。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下子就想起闻人夜的话。

  “不用这样。”江折柳道,“我如今很好,你不用担心。”

  阿鲤抹了抹眼泪,眼巴巴地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他怀里的那条小蛇,酸得说不出话来,软绵绵地问道:“是我来得太晚了。仙尊一定很辛苦……”

  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很辛苦。

  江折柳想要再摸摸小姑娘的头发,但因为看不见,刚刚伸出手就又收了回来,只是问了一句:“你住在这里?”

  阿鲤点了点头吗,泪痕未干地道:“是啊,我没有去凌霄派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余观主不管这些的,湖里有很多快要成精的小鲤鱼……仙尊身上的气息这么好闻,一定要小心!”

  ……小心一群鱼么。江折柳忍不住笑了一下,道:“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阿鲤哪里想走,她嘴上称是,但心里却担心得不得了,只好趴在岸边盯着他,鲜红的锦鲤尾巴在湖水下慢慢地浮动。

  她看得久了,越看越脸红,羞涩地收回了目光,内心的担忧慢慢地变了质,甚至偷偷地觉得:仙尊修为尽失了,眼睛也看不到了,是不是自己也有机会,像那条蛇一样躺在仙尊的怀里?

  她不知道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但却顺着这个思路,又观察了一下那条黑蛇。她观察了片刻,才陡然发觉这条蛇似乎不是一只纯粹的妖。

  这条蛇的身上带着魔气。

  阿鲤心里又是一突,猛地想起了近日从妖界万灵宫传出来的一些谣,说仙尊受到了一只大魔的胁迫……她如今看到了江折柳,本来是不信的,可她又记得仙尊并不喜欢魔族。

  江仙尊怎么会让一只半妖半魔的物种留在身边……

  小锦鲤精忧心忡忡地担心了半天,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设想,怕这条蛇是大魔头留下监视仙尊的,又不敢问,只能思绪混乱地胡思乱想,她越脑补越多,最后越想越可怕,慢慢地沉没进了水里。

  不会真的有一个大魔头欺负仙尊吧……阿鲤在脑海中自动补充了强取豪夺、监.禁侮辱等等戏码,特别余观主这里的情.色业务还很出名,这么一联想起来,就更让小姑娘满脑子不可说的颜色了。

  不行。小鲤鱼精郑重地想,我得解救仙尊!

  只是她又没办法……应该找谁帮忙呢……?万灵宫的两位真君是仙尊的好友,祝少主是仙尊最亲的人……还有无双剑阁的金少阁主也很……

  阿鲤吐了个泡泡,隔着一层澄清的湖面偷偷望着江折柳,愈发觉得他“水深火热”。

  只不过此时,“水深火热”的江仙尊揉着怀里软绵绵瘫成一团的小蛇,脑海里的思绪越飘越远。

  小魔王现在在做什么呢?

  ……有点想他了。,,网址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