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第2章 第二章

小说:心尖儿上的病美人 作者:道玄 更新时间:2020-08-01 12:1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凌霄派。

  满座尽是当世正道栋梁、中流砥柱,但气氛却沉凝如岩浆,令人难以呼吸。

  祝无心坐于掌门之位,将江折柳离去之事告诉了诸人,随后便一直把玩着凌霄剑的剑穗儿,等待回音。

  静默之中愈显紧张。

  直至终于有人忍不住,一剑拍在案上,起身骂道:“仙尊重伤至此,你也敢放他离去,你这不是全其心意,根本是争权谋位,不容你师兄!”

  金玉杰越骂越觉怒火冲天,将拍案的七星剑收回手中,出鞘直指祝无心,冷道:“前辈如此大恩,我竟不能报,还要看你这种小人挡路,你们凌霄派不养前辈,我养!”

  一旁跟随之人无人敢劝,只有座上一人摇了摇折扇,淡淡附和道:“不必你的无双剑阁来争夺,有王文远在此,天机阁理应迎仙尊回去,细心修养医治。”

  金玉杰懒得理这个神棍,一双虎目直直地盯着祝无心,道:“江前辈护佑凌霄,为救天下而修为尽毁,尚且得不到好下场。你这个师弟还有一分良心,就告知我等仙尊正在何处,我自然去接。”

  祝无心缓慢握紧掌心长剑,勾了下唇:“我师兄虽无修为,但却堪称修真界中第一博学之人,金少阁主有此论,岂是真为我师兄着想。”

  他冷下眉目,字句更寒:“凌霄派为天下众生开路,你们不思报答,反而诋毁于我。这把剑是师兄亲手交到我掌中,少阁主真想做剑下授首之人不成?”

  凌霄剑乃是历代凌霄掌门亲传之物,只有佩戴凌霄剑,才可由他人称一声“凌霄真君”。宝器有灵,自然不会留在强夺之人手中。

  金玉杰并不怕他,只是顾虑他身为江折柳师弟的身份,杀了他又惹江折柳不高兴,气得一剑斩入地面,道:“待我找回仙尊,你若是待前辈有半点刻薄,我立刻宰了你的头颅!”

  地面是玄铁混寒石而铸,坚硬无比,仍被七星剑斩出裂纹,缝隙密密麻麻地渗透裂开,如蛛网一般。

  金玉杰当即拔剑,转身便走,身后来贺喜拜谢的无双剑阁修士,也都演变为一身杀气,离开了凌霄派。

  除无双剑阁外,其余各派同样对这样的结果不大满意,但他们没有金玉杰一样冲动,金玉杰年少气盛,又受江折柳恩重,自然忍不下去。

  随着无双剑阁离去,其余各派也同样一一告辞离开,只有天机阁的王文远仍在原处,随意地摇着手中扇。

  “阁主不走?”祝无心慢慢站起身。

  “我要再向掌门问一次,仙尊的去处。”

  祝无心已经压抑许久,此刻情绪更是不佳,冷道:“我师兄去哪里,难道还要禀知各位仙友?这是我们凌霄派的事,我劝你不要插手。更何况,我师兄不喜欢别人打扰。”

  “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王文远停了摇扇,道,“我观神州,这一次的浩劫,仿佛并未真正过去。”

  祝无心动作一顿,连眼神都停了停:“你说什么?可我师兄分明已经……”

  “嗳——”王文远起身告辞,懒懒道,“或许失去江仙尊,才是这所谓浩劫真正的开始。”

  他不再多,在大雪纷飞的冷夜收起折扇,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北方,随后率身后的道童离去。

  大雪飘进殿内。

  祝无心伫立原处,看着在殿上融化的细碎雪花,半晌未语。

  这样的天气……

  他们修道之人,一旦筑基,便不识寒暑,可修为若毁,又不知道能否被寒暑所侵、损伤身体?

  祝无心入神良久,等到身边弟子呼唤,才猛地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口气。

  ————

  这样的天气,的确损伤身体。

  江折柳雪中将老师的墓碑擦干净,已觉寒意入体。他跟恩师说了一会儿话,跟他讲当初养成的小孩子如今修为几何,跟他讲祝无心都做了哪些事,凌霄派是怎么成为四大门派之首的……

  他很少说这么多的话,等到他觉得很冷之时,大雪又积半尺。

  江折柳站起身,转而望向当年安葬老师时在不远处建造的草庐。

  虽说是草庐,但材料并非是草,而是一些修真界常见的建造之物,在尘世之间算是罕见,房屋虽有落尘,但并不算难以忍受。

  江折柳实在疲惫,想明日再整理此地,便只是生了些火。

  他坐在草庐卧榻之上,对着火光望了一会儿,眼睛有些花,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见到了一捧混乱杂草……与草中的漆黑小蛇。

  小蛇浑身冻僵,像是也受了伤,伤口一片暗红,看上去只比江折柳好那么一点。

  江折柳想了想,伸手将小蛇拉到火光一旁,跟地上的蛇一起烤火。

  他修为尽毁,但境界仍在,虽然失去了抵御寒暑的能力,但仍可辟谷。如若此番伤重却不死、久病能医,那境界所带来的寿命也不会折去,只是全无术法而已。

  江折柳对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清楚,一时死是死不了的,能活个几年,说不准。

  不过无论几年,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他想到一半,累得有些困,大概闭上眼歇了一会儿,忽地听到耳边有窸窸窣窣之声。

  江折柳蹙眉抬眸,见到火光燃烧依旧,一旁那条小蛇的位置,坐着一个身上带伤的小妖。

  小妖年约十二三岁,身上妖气并不浓烈,反而另有一股冲击性极强的气息。黑发黑瞳,此刻眼神惊慌地看着他,似乎江折柳下一刻就会杀了他似的。

  江折柳伸手添了下火,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小妖怯怯地问道:“神仙哪里来?”

  “我倒要问你。”江折柳拿了根树枝,拨弄一旁的火星。“怎么会在这里。”

  小妖呆了半晌,哇的一下哭了,他在江折柳身上闻到很香的仙气,本能地觉得仙气这么重的人肯定不会伤他,抽抽噎噎地道:“有人要杀我,他们追丢了,我……我遇见这里,就躲进来了。”

  江折柳点了点头,又拨了拨火:“为何杀你?”

  他经常收留小妖,门下有许多妖物,那些小妖还说他身上有一股对妖亲和之气。只不过离开了凌霄派,想来都见不到了。

  小蛇妖抹了把泪,道:“我叫常乾……我、我是半妖。”

  常乾哭红了眼睛,坐姿乖乖巧巧的:“我母亲是妖,父亲是魔。魔界不容半妖混淆王族血脉,我哥哥下了令……要杀我。”

  王族血脉?江折柳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妖界之中,有青龙朱雀两位真君联手坐镇,其后有各大妖族,蛇妖之中姓常者众多,并不稀奇。但魔界的王族血脉,身份却十分贵重。更新最快s..sm..

  江折柳道:“你哥哥是谁?”

  他对魔界的记忆并不深刻,因为所打的交道并不多,只记得许多年前,魔界尊主曾带领王族子弟来过凌霄派相会,议定合约,随后便再未见过。

  常乾道:“我哥哥叫闻人曦,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他背着小叔叔要杀我。”

  江折柳点了点头,还是理不清他们家的豪门恩怨,而是平平静静地烤了会手,撑着下颔闭上眼道:“若有人来杀你时,你小声些,别吵醒我。”

  常乾一时呆愣,傻乎乎地指了指自己,又傻愣愣地指了指对方。

  江折柳发丝垂落,雪白一片,指尖却比发丝还要更白更冷一分,即便在火堆一旁,身上的幽微寒意也足以让人止步。更何况他身上仍有血腥气未去、更兼一股沉沉的病骨支离之感,仿佛一触即要碎了。

  常乾本来还以为江折柳能救自己,可是察觉到对方身上仿佛也有伤后,心中一下就定了下来了。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小声道:“……我一定跑出去,我不给你添麻烦的。”

  江折柳没动静。

  柴火燃烧,发出哔剥的声响。

  屋外还在落雪,大雪封住了山,寻常人更是难以上山了,外面有一些野兽的嚎叫。

  月光投入窗棂,洒在脚畔。至天将亮时,常乾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

  他抬眸一看,见到江折柳坐在不远处,在快燃尽了的火堆上温酒,酒似乎是药酒,带着一丝苦味。

  “神仙。”常乾小心翼翼地道,“你做什么呀?”

  江折柳试了试温度,随口道:“泡了你治病。”

  常乾顿时呆住,不知道这是对方吓唬自己的,还是这位冷冰冰的神仙真要逮住自己泡酒。他脑海中一时出现的竟然不是下先手为强,而是不知道如何反抗才能不弄伤他。

  毕竟这个病殃殃的大美人看上去一推就倒,要是自己反抗得太激烈,恐怕要会伤了他。这人从外表上看,就像是琉璃水晶做的,不一小心就要碰坏了。

  常乾呆了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直到外头刚刚放晴的天忽然一变,再度风雪大作。

  下一瞬,几只狰狞无比的魔撞了进来,将房屋的门撞个稀碎,嘶吼道:“常乾小儿,给我出来!”

  魔族追杀至此,常乾立即身体僵硬,脸色惨白。他当即打算再逃之际,发现另一端的出口也被堵死,两端尽皆步步逼近。

  魔气摧毁窗棂,让卷席而来的风雪扑灭了火星。

  江折柳温酒的动作一顿,将酒移了过来,抬眸看向门口的浩荡魔气。

  “常乾,我今日便宰了——”

  最后一个“你”字还没出口,为首的魔族目光转了过来,话语骤然一停,彻底傻住,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他从地上爬起,结巴道:“江江江江……江仙尊,我我我我……我是良民,不是不是,我是好魔族,我……”

  江折柳诧异扬眉:“你认识我。”

  “认认认认识……”这魔族越是紧张,就越是说不好话,哭丧着脸道,“几百年前,我随主见过您。再知道您在这儿,给我八百个胆子也不敢进、进来。早知道您……您收留他,我、我哪敢……哪敢乱来。”

  江折柳不知自己修为尽毁的消息是否已传至魔界,随意地应了一声,指了指门框,道:“你给我撞坏了。”

  那魔族眼泪都要下来了,英勇就义般地道:“江仙尊,这都是我一个人干的,你放过他们几个吧。”

  在他身后的几只年轻魔族也从原型化为了人形,从青面獠牙变得年轻紧张,一个比一个青涩。

  江折柳看他要哭了的模样,淡淡道:“给我把门修了,你们就离开吧。”

  为首魔族如蒙大赦,就差给江折柳磕一个了,他猛地起身,招呼身后的几只魔族,噼里啪啦地开始忙活起来。

  一旁的常乾早就看懵了,他看着江折柳喝了点药酒,随后又去收拾好的榻上睡着了,又看看正在忙于装修的一众大魔。

  ……怎、怎么回事。

  只过了半烛香的时间,一个单薄简陋的小房屋,被重修成了上下两层复式结构的松木小楼,连家具都打了好几个,桌案躺椅,卷帘书柜,无不整整齐齐。

  魔族装修队整理完毕,不敢吵醒仙尊,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常乾,怒甩袖子,静悄悄地走人。

  常乾:“……嘶。”

  ……好像傍上了个不得了的人物。

  大魔带着身后的魔族出了终南山,才开始磨磨唧唧交头接耳。身后的两只年轻女魔低声道:“那就是江仙尊啊,怎么在这终南山……”

  “你懂什么,这里是上一代凌霄真君的埋骨之地,仙尊是来看望恩师灵位的。”

  “常乾那个小东西,怎么有这么好的命,我也想被仙尊收留……”

  “想什么呢你,你是一只魔,江仙尊喜欢妖而不喜欢魔,这都不知道吗?”

  “我知道,可我就是……我就是……”

  “好了!”为首的大魔截断身后两人的对话,烦躁地道,“此行追不回常乾,无法向曦少爷交代。”

  “曦少爷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尊主可没说要对常乾赶尽杀绝。尊主顶多是不管这人罢了。”

  这句话像是提醒了为首的魔族,他摸了摸下巴,道:“尊主是半步金仙,仙尊也是半步金仙……我听说尊主一直都很想见见江仙尊,只不过仙尊行踪不定,才……”

  “大哥的意思是?”

  “咱们禀报尊主。”大魔拍板敲定,“以咱们尊主的威能,就算是凌霄真君、仙门首座,想必也能打个……打个……呃……”

  在众魔的眼神质疑之下,首领咬了咬牙,道:“打个平手!”

  他可是见过仙尊动手的,实在不敢夸口。

  当年尊主还是魔界少主的时候,曾经向江仙尊请战,然后被一剑镇压了。

  而那道剑伤,就烙在尊主心口上,久久不愈,结成伤疤。read3;